当前位置:9159金沙游艺场 > 军史 > 国际级摄影大师聚首只为吉普,中中原人民共和

国际级摄影大师聚首只为吉普,中中原人民共和

文章作者:军史 上传时间:2019-05-03

原标题:卡尔德·凯瑟尔(Carl De Keyzer)印度

  玛格南日前公布了第二届“30 Under 30”的入围30人名单,来自中国的摄影师苏杰浩榜上有名。苏杰浩入围的5张作品来自他的拍摄项目《Borderland》(边界)。苏杰浩出生在广东,求学于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山大学,现在北京工作生活。

玛格南图片奖的入选作品不但充满时代气息,也注重审美,许多入选作品结合了学术摄影、私影像等其它专业摄影的领域。

2015年12月8日,由全球专业SUV领导品牌Jeep与殿堂级摄影器材品牌Leica共同举办的“Leica J 摄影大师赛”拉开序幕。作为2015年度最高规格人文摄影大赛其“评审阵容”一直受到大家的广泛猜测与关注。

图片 1

照片总有两重含义:真实的,并不一定是真相。因此,我会质疑我们记忆中的图像。”—— Carl De Keyzer 卡尔德·凯瑟尔(1958,比利时)

  玛格南图片社设立的“30 Under 30”比赛,与“The Photography Show”和IdeasTap合作,旨在发掘世界上正在崛起的30岁以下的“报道社会问题的”最好的纪实摄影师,让他们在摄影行业内能被更多的人认识,让他们的摄影生涯能更进一步地发展。  18到30岁之间的摄影师可提交五张来自同一项目的纪实摄影作品参赛, 评委们将依据故事情节是否清晰、技术、执行力、概念、独创性和拍摄项目的故事讲述地是否成功来评定。  今年共有664名摄影师的作品参与评选,30名的入围者是从第一轮的60人大名单中选出。今年的评委有玛格南图片社的摄影师Chris Steele-Perkins 、Moises Saman、《英国摄影杂志(BJP)》的编辑Gemma Padley、《金融时报(FT)》周末杂志的执行图片编辑Josh Lustig。网友接下来还可以参与投票——在30人中选出“人民选择奖(the People’s Choice Award)”。  玛格南摄影师Moises Saman表示:“看到这么多源于对社会问题真诚理解的不同个人风格的组照,我很受启发。我印象最深的,最后入围者的照片风格,大部分是对传统视觉语言的挑战。”  玛格南图片社的文化教育经理Fiona Rogers表示;“很兴奋能够和‘The Photography Show’合作一起去发掘正在冒起的摄影明日之星,马格南一直致力于支持下一代的纪实影像拍摄者,这个比赛给年轻的摄影师提供了让更多人认识自己的机会。”  入围者的作品将能得到摄影行业内来自编辑、出版、博物馆、广告公司和画廊的专业人士的点评,玛格南图片社将会举行一个官方的颁奖仪式和展览。

2017年是玛格南图片奖(Magnum Photography Awards)举办的第二年,41位入围和得奖摄影师的作品水准颇高。不但大奖的展览从简,并且27000美金的奖金全部由12位获奖摄影师分享。在伦敦摄影家艺术廊(The Photographers’ Gallery)底层的电子大荧幕短暂展览后,目前长期刊登在大奖网站上供观众欣赏。“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特选刊部分作品及评述。

图片 2

(上图)被誉为20世纪最有名、也最有影响力的摄影师之一,为彩色摄影的先驱,在当年几乎只拍摄黑白照片的年代,他改变人们对彩色摄影的保守观念,同时以大量实验性手法拍制出各种有趣的彩色照片,影响深远。

Carl De Keyzer卡尔德·凯瑟尔 1982年开始成为一名自由摄影师,并在根特皇家艺术学校当摄影课讲师以维持开销。他十分喜欢收藏更多摄影师的作品,因此和朋友共同建立了XYZ摄影画廊。Carl De Keyzer 1990年成为玛格南候补成员,1994年正式加入。他的作品经常在欧洲的画廊中展览,并赢得了不少摄影奖项,例如Arles艺术节的Book Award、Kodak Award等。Carl De Keyzer偏好拍摄大篇幅、具有普遍意义的摄影项目,因此他的作品很少单独出现,往往会以一定量照片的组图发表,并配有翔实的文字介绍。

苏杰作品

玛格南图片奖由马格南图片社和荷兰的摄影非营利机构LensCulture合作颁发,入选的作品许多来自年轻摄影师。关注摄影奖的观众应该发觉,许多摄影师会将一份作品投给本年度的多个摄影奖,所以很多奖项入围作品的曝光率常常很高。然而,玛格南图片奖的入围和得奖作品鲜有本年度的得奖常客。马格南图片社以新闻通讯图片见长,而LensCulture更因支持摄影艺术和年轻摄影师而出名,所以除了新闻摄影,纪录摄影、肖像和概念摄影也比比皆是。入选作品不但充满时代气息,也注重审美,许多入选作品结合了学术摄影、私影像等其它专业摄影的领域。

Jeep与Leica两大品牌为确保大赛的国际专业性,更为了不让摄影爱好者们失望,“Leica J摄影大师赛”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国际级知名摄影师倾情加盟。玛格南图片社、VU图片社以及Leica画廊这样的阵容或许也只有在“Leica J”方可一见吧!那么究竟是哪几位国际摄影大佬将担任Leica J的评委呢?现在就让我们掀开“Leica J摄影大师赛”的评委面纱!

在1949年,他加入玛格南摄影通讯社成为其中一员。因为他所拍摄一系列的新闻图片,讲述战俘回到维也纳。这辑的图片使他不但声名大噪,更得到美国《生活杂志》(Life magazine)的注意。但他拒绝成为他们的摄影师,以保持自己独立的身份,而后来受到著名纪实摄影师Robert Capa邀请,最终加入玛格南摄影通讯社。而Ernst Haas和Werner Bischof是首位获罗伯特·卡帕、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和乔治·罗杰等几位创办人的邀请而加入的。

玛格南摄影师卡尔德·凯瑟尔1985至1987年期间拍摄的印度影像。

图片 3

埃德加·马丁斯(Edgar Martins)和泰耶·阿布斯达尔(Terje Abusdal)两位摄影师分别将摄影与法医学和民族学相结合,不但题材新颖,并且这个两个项目摆脱了摄影是否艺术的争论;这两位摄影家完美地体现了摄影是艺术的媒介。

Chris Steele-Perkins(克里斯·斯蒂尔-帕金斯)

但他在1951年才开始用Kodachrome进行彩色摄影。1953年他在美国《生活杂志》突破性地发表了24页纽约市的彩色照片,也是他们首次发表如此大量的同类作品。而他的摄影展也是首个在纽约当代艺术馆的彩色摄影展。成为在20世纪50年代首位的彩色摄影师。

印 度

苏杰

葡萄牙摄影师马丁斯的《独白,和关于死亡、生命和其它插曲的独白》系列(Siloquies and Soliloquies on Death, Life and Other Interludes)触及了一个大胆而禁忌的话题:死亡。最初,马丁斯在葡萄牙的国家合法药品和法医科学研究所(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Legal Medicine and Forensic Sciences,INMLCF) )做研究。在三年的时间里,他拍摄了一千多张照片,并利用了三千多张INMLCF不同寻常的庞大底片资料库里的照片,最终开始他的概念摄影的创作。

图片 4

在1958年,他被美国《大众摄影》(Popular Photography magazine)评为全球十大摄影师之一。Ernst Haas一些著名的作品以故意的失焦和模糊,来营造强烈的视觉效果。他也有用染料在印刷的过程中,使照片的色彩饱和。

图片 5

  这组照片(即《边界》)开始拍摄于2012年,苏杰浩沿着长江三角洲及中国东南部的海岸线,在城市和农村的中间地带拍摄了这些照片。苏杰浩说他在这些地方找到他在广东的老家的影子。入围的5张作品来自他的拍摄项目《Borderland(边界)》。

当然,INMLCF的资料相片是作为法医证据的存在的,记录了犯罪和自杀所用的器械;面对这些照片,马丁斯开始整理自己的资料相片,并且针对真正的法医资料相片开始拍摄新的照片

他的概念性摄影与法医资料相片正好相辅相成,讲究的是视觉性和故事性。马丁斯的相片包括无名男子、破碎的眼镜、旧手机上的短信等视觉信息,但这些信息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却不得知,所以马丁斯的摄影项目可以说处在艺术与非艺术、过去与现在、现实与虚构之间,用影像、想象和意象来体现死亡。

图片 6

“独白,和关于死亡、生命和其它插曲的独白“”系列,埃德加·马丁斯,2017年玛格南图片奖评委奖得主

通过这个摄影项目,马丁斯试问:观者如何区分影像是真实的法医记录还是艺术创作?如果被告知是其中之一,观者对影像的想象会不会有所不同?这些影像记录的是曾经还是将来,会不会让观者对它们的解读有所不同?

马丁斯项目中的每一副相片都有相应的解说,说明了每幅图片的来源。作为观者,这些解说极度模糊,既像虚构的故事又像从法医记录上的节选。这些模棱两可的文字和意象模糊的相片相互作用,使得观者不得不思考起马丁斯所提出的问题,也不得不反思摄影自相矛盾的特性,它对认知、审美和道德上的启示。马丁斯的作品正让我们在死亡这个严肃而禁忌的问题上认识到,摄影可以从多大程度上挑战我们对“真实”的认识。

挪威摄影师·阿布斯达尔凭借记录挪威瑞典边界的森林芬兰人(Finnskogen,英文:The Forest of the Finns)的长期项目《刀耕火种》系列(Slash & Burn)拿下另一个评委大奖。

森林芬兰人将近400年的文化因为战争和土地贫瘠而消失殆尽,今天,并没有一纸公文来证明他们的存在,全靠自我认同来延续这个少数名族的脉络。阿布斯达尔镜头下的森林芬兰人并不像《国家地理》杂志里如展览品的少数民族,更像乌克兰摄影家鲍里斯·米哈伊洛夫(Boris Mikhailov),更多展示的是被摄个体的情绪,更充满了超现实主义的色彩。

图片 7

“刀耕火种”系列,泰耶·阿布斯达尔,2017年玛格南图片奖评委奖得主

森林芬兰人有“刀耕火种”的传统,即烧毁森林以便耕种。于是,阿布斯达尔的一些照片会故意用火烧或烟熏在传达出这种消逝的传统。他拍下在雪中裹着毛皮披肩的女士,和在树林中堆成人形的稻草堆对照展示,正显出森林芬兰人的传统和稻草一样脆弱,一把火就可以烧尽。

许多入选摄影师将镜头对准了儿童,比如美国摄影师葛雷格·西格尔(Gregg Segal)和希腊摄影师帕诺什·克法洛斯(Panos Kefalos),但两者选择的题材和诠释方式却非常不同。

西格尔凭借《每日食粮》系列(Daily Bread)进入决选名单。在全球利益的驱动下,西方的食品公司制造了越来越多的速食便利加工食品,特别是在美国,人们的寿命在历史上首次缩短了。人的饮食习惯从小培养,所以西格尔开始了这个全球性的摄影调查,来看看在世界范围内,人们对饮食习惯的重视性,特别是孩子。

西格尔从美国旅行到墨西哥,一路去亚洲、中东、欧洲和亚洲,拍下了那里的孩子们每天的饮食。他先让准备拍摄的孩子们写一个礼拜的日记,记下他们每天吃、喝的每一样东西,然后将这些食物围绕孩子摆放。

早在2014年,西格尔就用相同的方式拍摄了《七天的垃圾》(7 Days of Garbage),让拍摄者躺着自己一周产生的垃圾里,以此来提醒当代生活方式对环境的重创。西格尔迫使被摄者躺在他们自己制造的环境里,提示被摄者和观看者:我们可以丢弃自己制造的垃圾,但最终,我们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图片 8

“每日食粮”系列,葛雷格·西格尔,2017年玛格南图片奖入选作品

《每日食粮》用了相似的方法,但内容要比垃圾可口得多。孩子天真浪漫的表情和各地食物绚烂的色彩搭配之下,却体现出令人担忧的事实:许多孩子们的饮食中,“垃圾食品”占了一定的比重。庆幸的是,在印度、日本等国家,用原材料制作的三餐还是很普遍。西格尔的作品并不是科学调查,但从一定程度上让人们开始关注饮食健康的问题。

克法洛斯(的入选作品《圣人》系列(Saints)则用更私人的角度记录了一群在雅典生活的阿富汗孩子。克法洛斯花了三年,从2012年秋天开始,从雅典的维多利亚广场开始,累计起这些记录难民儿童的近距离照片。

国际级摄影大师聚首只为吉普,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摄影师苏杰浩入选玛格南第贰届。和新闻摄影不同,克法洛斯用私人的身份和这些孩子交往,拍摄他们工作和玩耍的场景。逐渐地,孩子们带他认识自己的父母和朋友,他也步入了大多数阿富汗难民居住的亚历山大大街上的楼房。

图片 9

“圣人”系列,帕诺什·克法洛斯,2017年玛格南图片奖入选作品

克法洛斯的近距离拍摄,有时近乎荒谬和不合时宜的角度,像极了瑞士摄影师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的《美国人》(The Americans)——他在照片中给出自己的观点,构图是其次,而展现的内容才是关键。《美国人》在出版初期收到过保守派的抨击,认为他眼光恶毒、充满反美情绪。然而,《美国人》随后成为反主流文化的象征,也可看出弗兰克后来电影拍摄上的成就。无独有偶,克法洛斯的摄影作品也正通过观看的不适感,体现出主流社会之外人群的生活状况。

摄影师也将镜头对准了日常生活,比如比利时摄影师尼克·汉内斯(Nick Hannes)表现迪拜城市生活的《面包和马戏团》(Bread and Circuses)系列获纪录摄影奖。迪拜从60年代的渔港到如今奢华的消费天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汉内斯所拍摄的娱乐场所、购物中心、奢华的派对以及日常生活,都带着一层夺目的光晕,却有着英国摄影大师马丁·帕尔(Martin Parr)冷眼旁观却让人会心一笑的气质。

图片 10

“面包和马戏团”系列,尼克·汉内斯,2017年玛格南图片奖纪录摄影奖得主

美国摄影师阿格斯·保罗·伊斯塔布鲁克(Argus Paul Estabrook)的摄影系列《丢脸》(Losing Face)拍的是首尔的街头,却用了反差极大的黑白摄影,一举夺冠街头摄影奖。

《丢脸》记录了韩国总理朴槿惠下台前后街头抗议和庆祝的场景。伊斯塔布鲁克的黑白摄影张力十足,观者仿佛可以听到街上的呐喊和音乐,人们夸张的肢体语言和韩国文化影响下冷静的仪表形成对比。伊斯塔布鲁克深受美国摄影家苏珊·梅塞拉斯(Susan Meiselas)的影响,对社会问题有着强烈的兴趣,并深信摄影师作为“见证者”的责任。巧的是,另一位摄影师艾仕信也川音(Ash Shinya Kawaoto)的《废料和建立》系列(Scrap and build)也用了饱和度极高的黑白照片来展现东京的城市风貌,颇有森山大道的风范。

图片 11

“丢脸”系列,阿格斯·保罗·伊斯塔布鲁克,2017年玛格南图片街头奖得主

图片 12

“废料和建立”系列,艾仕信也川音,2017年玛格南图片奖入选作品

除此以外,战争和难民的主题依旧是摄影师关注的热点。比如,在出生在叙利亚库尔德族德国摄影师索尼娅·哈马德,将镜头对准了与极端武装者作战的库尔德族女战士,其系列《女人,生命,自由》(Jin—Jiyan—Azadi: Women, Life, Freedom)获评委奖。这个系列今年也入选了索尼世界摄影大奖(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另一个获得评委奖的项目也来自德国摄影师,是克里斯蒂安·韦尔纳(Christian Werner)的《毁灭之路》(Road to Ruin),记录了阿勒颇在战争后一片废墟的场景。两位摄影师捕捉人物和功底足够抓住观者的心和眼,不需要文字解说就让人被战争的残酷场景征服。和新闻摄影不同,两位摄影师的捕捉的不是轰炸或流血的场景,而是持久战焦虑的等待和战争后漫长的余波。

图片 13

“女人,生命,自由”系列,索尼娅·哈马德,2017年玛格南图片奖评委奖得主

图片 14

“毁灭之路”系列,克里斯蒂安·韦尔纳,2017年玛格南图片奖评委奖得主

就如2017年玛格南图片奖的网站上的所说,这41个入围项目和单幅影片都值得我们花时间关注:因为这些新晋的摄影师所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41个不同的主题和表现主题的方式,而是摄影的无限可能性。

Chris Steele-Perkins长期关注并记录英国城市的社会问题。1979年,凭借《The Teds》加入玛格南图片社。其后,他先后做过80年代英国的《The Pleasure Principle》、阿富汗的《Afghanistan》等摄影项目;随后移居日本并拍摄了《Fuji》、《Echoes》和《Tokyo Love Hello》;2009年出版了他在英国40年间所拍摄的照片选集《England, My England》等。

1986年,他得到了Hasselblad Award,一项予以在摄影界有重大成就的肯定。同年,他在纽约死于中风,享年65岁。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Chris Steele-Perkins的摄影报道得到了公众高度的认可,并赢得了许多大奖,包括徕卡公司奥斯卡·巴纳克奖(1988年)、罗伯特·卡帕金奖(1989年)、2000年 World Press Photo (Daily Life)等。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Harry Gruyaert(哈利·格卢亚特)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Harry Gruyaert是比利时摄影师,早期常年在摩洛哥拍摄异域风情,并因此夺得柯达奖。其后又在印度和埃及等地拍摄,用独特的个人视角来演绎这些城市以及周边的人文景观。

图片 34

图片 35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图片 36

图片 37

图片 38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图片 39

图片 40

图片 41

Harry Gruyaert于1981年加入玛格南,此后连续进行了多次远行拍摄,足迹遍布诸多国家,包括亚洲、美国、中东以及苏联。先后出版过《比利时制造》(2000年);《世界各地海岸的肖像集》;《PhotoPoche》(2006年);《TV Shots》(2007年)等出版物。

图片 42

图片 43

Matt Black(马特·布莱克)

图片 44

图片 45

图片 46

图片 47

Matt Black 2015年加入了玛格南。他从高中时代就开始接触并从事纪实摄影的工作。90年代初,大学还未毕业的他,获得荷赛日常生活类一等奖。1995年大学毕业后,他辞去摄影记者的工作,回到自己的家乡,专注拍摄农业、移民、贫穷和乡村环境。2003年获得普利策新闻摄影奖,2015年获得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

图片 48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图片 52

Matt Black多次获得各种国际奖项。2014年,他曾被美国时代周刊(Times)评为“Instagram年度摄影师”(Time's Instagram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4);2015年获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W. Eugene Smith Award in Humanistic Photography in 2015)。作品多次刊登在《纽约时报》、《时代周刊》、《国家地理》等媒体上。他的作品大多数是用强烈的黑白色调的戏剧感,去呈现苦难和贫穷。

图片 53

Ian Teh(郑永仁)

图片 54

图片 55

图片 56

Ian Teh是法国VU图片社和Panos的签约摄影师。作为一位自学成才的独立摄影师,他曾为许多国际知名报刊供稿,包括《时代周刊》、《新闻周刊》和《纽约客》。他的创作灵感来源于他对于社会问题、环境问题以及政治议题的关注。他是玛格南基金会2011年EF基金的新晋获得者,并在2009、2010两年的Prix Pictet世界环保摄影奖评选中获得高度赞誉。此外,他还发表过Undercurrents (2008)、 Traces (2011)、Confluence (2014)三部系列作品。

图片 57

图片 58

图片 59

图片 60

图片 61

Ian Teh曾获得多个荣誉,Abigail Cohen纪实摄影奖学金、玛格南Emergency Fund基金等。

图片 62

图片 63

图片 64

这样空前的评审阵容足以彰显“Leica J摄影大师赛”的专业性及诚意。然,若这样的阵容来到中国仅仅只作为大师赛评委未免有些遗憾,故而体贴的Leica J为广大的摄影爱好者们争取了一个能与大师们零距离接触学习的机会。

图片 65

图片 66

图片 67

2016年3月28日至31日,Chris Steele-Perkins、Harry Gruyaert、Matt Black、Ian Teh四位摄影大师将于上海开班授课。想要与四位大师学习的摄影爱好者们,点击阅读原文可以了解更多“Leica J摄影大师班”相关信息并根据页面指引下载大师班报名表进行报名!

图片 68

图片 69

图片 70

此次“Leica J摄影大师班”选择了位于上海市中心具有百年历史的瑞金洲际酒店名人公馆,这里曾是蒋介石与宋美龄的订婚之地,成就了一段美好佳话。整座公馆充斥着中西方文化的交融,楼梯栏杆上雕刻的精美西式花样与室内中国古典式样红木家具的奇妙结合让人仿佛置身于40年代的上海法租界。相信学员们在这里感受着中西方文化碰撞所产生的化学反映会给到大家更多创作的灵感。

图片 71

4位大师班每班仅有15个名额,报名时间截止于2016年2月29日,因此这个与大师零距离学习的机会可谓是稍纵即逝,大家要抓紧这个难得的机会哦!

图片 72

原文链接:

图片 73

图片 74

图片 75

图片 76

图片 77

图片 78

图片 79

图片 80

图片 81

图片 82

图片 83

图片 84

图片 85

图片 86

图片 87

图片 88

图片 89

图片 90

图片 91

图片 92

图片 93

图片 94

图片 95

图片 96

图片 97

图片 98

图片 99

图片 100

图片 101

图片 102

图片 103

图片 104

图片 105

图片 106

图片 107

图片 108

图片 109

“纪实影社”为您免费提供一个展示您摄影作品的平台,期待您的佳作来稿。邮箱:381726085@qq.com 微信:wsk382238759 dcy9966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9159金沙游艺场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级摄影大师聚首只为吉普,中中原人民共和

关键词: